您的位置 首页 城市规划

专家视角: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

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 9月24日,SEAHi! 论坛在上海设计中心南厅举行。 各界大咖齐聚一堂,共同探讨新兴科技给城市带来的智能化改造,向大家展示了“未来城市”的主题内涵和案例体验。 展望未来城市在科技赋能和数字化转型背景下的转型模式。

专家视角: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

这里是 SEA-嗨! 论坛举办以来的第20届活动,也是因疫情停办后首次重启的活动。 主题是“共创未来”。 这句话也寄托了SEA-Hi! 论坛的新希望。

SEA-嗨! 本次论坛由上海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发起,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承办。 它以演讲为主,面向公众开放。 旨在打造一个汇聚社会智慧的跨界、跨专业的创新开放共享平台。

SEA-Hi!论坛聚焦城市空间品质和城市软实力,体现出浓浓的海派特色。SEAHi!与“Say Hi”谐音,寓意向社会公众发出邀请、致意;译名“思海”,蕴含海纳百川之意,彰显海派文化特征,将给大众带来能碰撞出思想火花的头脑风暴。

自2015年6月启幕以来,论坛已成功举办十九期,吸引了几十万市民关注,每一期观众报名都积极踊跃,“一票难求”。近百位演讲嘉宾跨越行业和年龄,他们是参与以及关心关注城市发展的规划师、建筑师、设计师、艺术家、作家、管理者、媒体人、跑步爱好者甚至是中学生。他们谈论着多元话题,有城市发展、城市文化基因、设计创意、人文情怀,共同汇聚成“空间的艺术,思想的海洋”。

“重新启动以后,SEA-Hi!论坛将发挥公共政策孵化平台作用。”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熊健表示,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聚焦以人民为中心的规划理念,不断探索“开门编规划,开门做规划”的形式。以论坛为契机,未来将通过不同的形式邀请居民参与到城市规划中来。

熊健表示,SEA-Hi!论坛主题将更具有延展性、长期性、话题性,让不同领域的人对一个城市发展议题产生碰撞、激出火花,让论坛成为更具创新力、传播力、影响力的公共政策孵化平台。

在主题选择上更注重系统化,既有上海城市发展的重点思考,又有国际发展的新趋势。重启之后的首期主题是“未来城市:一起创未来”,后续还将策划“城市更新”“乡村振兴”“气候应对”等诸多城市规划和未来城市发展相关主题,希望孵化出更多有前瞻性、符合公众利益的公共政策。

更加注重专家智库的丰富和拓展,汇聚规划、建筑、文化、艺术、历史、科技、治理、媒体等领域的智慧,只要有创新性的观点,都可以站上论坛,与公众分享自己的灵感与创意。

更加注重内容传播形式的亲民化,传播渠道的大众化。强化线上线下的互动、多渠道传播、实时直播互动等形式。重新设计了品牌形象,开通了SEA-Hi!论坛视频号和B站账号,论坛首次开展全流程的视频、图文直播,同时也加强同其他媒体平台的联动效应。

“SEA-Hi!论坛通过全方位升级重启,希望未来在更大范围内,向公众传播城市空间前沿思想,紧扣城市发展趋势中的新机遇与新挑战,汇聚专家、市民、媒体和社会各界智慧力量,形成共建美好城市、共创美好生活的强大合力,为共同推动实现‘人民城市’发展献计献策。”熊健表示。


保持初心,拥抱变化

吴志强

中国工程院院士、德国工程科学院院士

2000年,我在一个世界级大会上被问到一个问题:展望21世纪城市。当时,我想到一本书叫《从2000年回来》,作者站在1883年畅想以2000年人的眼光批判1883年的美国生活。到了真正的2000年,我们看到,作者预测的2000年应该完成的技术革命,其实都完成了,但也有很多问题依然存在,还是要在未来不断解决。

换句话说,所有人对美好生活的渴望是永远不变的,理想生活的目标永远需要我们去追逐,这是初心不能改变。可以改变的是城市面貌,这种变化主要是技术驱动的。

1998年,在巴黎做城市设计的时候,当地已经在给每一栋房子专门编制“病历卡”,记录它们的诞生年份、所用材料,用不同颜色标记不同时期的房子,像对待人一样对待房子。后来,我把这个经验用到上海世博会的旧区改造上。

这段经历让我重新认识城市规划,城市更新是一个城市真正的时间长度。城市是个生命体,规划师不仅是“新生儿”的伴生者,还要终生陪伴它的成长,这是规划真正要做的事。

台州梦创园原址是一片污染严重的土地,我们用了100天在这里做治理,播种了很多草,把原来工厂的铁杆改造成灯管就地使用,还植入了很多感知器。改造之后,当地老百姓把这里变成可以活动的地方,还拍了很炫酷的片子。我们可以看到,人永远会去追求美好的生活。

到了今天,我们的初心也不要变。比如,关注社会中一些特别人群。上海有很多孤寡老人,我们做了iSpace 001项目,把大量用在空间站为宇航员服务的设施全部应用到上海黄浦区的一套老年人住宅中。我们打造了生存模块、健康模块、幸福模块、社区模块,用各种设备去记录一位83岁老人的生活过程,感知他的行为、让他保持健康状态,辅助他和远方的亲人对话。

面向未来,通过元宇宙技术、数字技术,可以把原来用物质建造的空间,在线创造出来。7月份在福州举办的数字中国大会,我们尝试用虚拟增强现实技术让328栋建筑进行互动,市民用手机可以看到建筑与虚拟的龙、金鱼等形象进行互动。

人因为有了视野和愿景,才能架构更美好的明天。我们不要惧怕未来、不要惧怕新技术,规划专业本就是用梦想和愿景驱动的。未来城市永远站在初心的起点,不要忘记“人的美好生活”永远是我们的初始点。


数实互映下的规划与运管为城市提升“绣花”功夫

徐惠丽

上海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

上海市城市运行管理中心主任

规划与运管相辅相成。城市规划是我们城市运行最重要的基础和底盘,是一切城市运行的出发点。“第一粒纽扣”扣对了,对城市的运行管理者来说是最大的福音。同时,没有好的城市管理和运行,规划往往只能是美好设想。要把规划的科学预测、未来畅想变成真正的生活,离不开高效能的城市运行。

上海推进的城市孪生空间地理数字底座建设,摒弃了传统的“一张图”概念,更多是为城市规划、建设和运行,构建一个“汽车底盘”,在构建过程中基于未来实体城市的虚拟映射。

我们生活的城市是一个复杂巨系统,在数字空间也必然是一个复杂系统。在构建城市孪生空间地理数字底座时,我们在“六化”和九个“核心能力”上做了探索。这个底座构建是开放的,希望有更多社会主体参与进来。

数字与现实互映背景下,线上的城市空间和线下的城市空间一直在发生着紧密联系,正在从原先的线性关系变成一种立体的、实时的、不断互动的交互循环关系,避免了传统对物质空间的过度依赖,让我们能用一种更现代的方式推动城市运行管理。

比如南市水厂,它是百年老水厂,也是上海第一个数字水厂,在技术支撑下实现了数字化管理,更好地保障了城市饮用水安全,未来还有无数可以拓展相容的空间。世博文化公园则在规划阶段就采用数字赋能更好地落地,所以在环境管理、夜间治安、人流量和现场服务保障方面都做得不错。上海五个新城也是把传统城市规划设计建设理念和数字化深度融合在一起,用数字化的思维、“未来城市”的思维规划五个新城的发展。

经历了上半年的大上海保卫战,无论管理层面还是市民,对城市更安全、更有序的呼声都超过了以往。在传统规划中需要增加更多关于数字化城市安全的内容,比如信息基础设施安全、数据安全、数字世界安全威胁感知、灾害综合监测预警。

要把规划和城市运行更好地统筹在一起,还有这样几个特别需要关注的方面:首先是“以人为本”,所有规划建设的需求出发点是“人”,终点也应当是“人”;第二,特别需要关注城市运行的不确定性,越是不确定,越需要规划和城市运行管理之间加强互动协同;第三,市民的充分参与。

下一步,我们会用更科学的方法推动城市数字规划、数字建设、数字运行。在这个过程中,也会更多关注政府效能,关注相关管理人员数字化能力的提升。


城市越智能越要“以人为本”

韩松

知名科幻作家

2010年上海世博会提出“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并展现了未来城市的方方面面,有迅速把病人送去医院的飞行汽车,有在建筑里就能长出来的生态蔬菜,有利用智能系统就能实现的快速旅行,这些都让居民生活变得更方便、更安全、更自由。

今后也会有越来越多人生活在城市中。未来,城市生活会更美好吗?这是科幻作家和未来学家感兴趣的话题。

1860年,法国小说家凡尔纳就想象过20世纪的巴黎人:住摩天大楼,使用复印件、打印机,坐上了高架列车和磁浮列车。还有人设想,如果地球资源枯竭、人口膨胀,我们可以搬到海里和地下生活,有一天还可以去月球或火星生活。最时髦的是元宇宙的城市,人们可以使用数字孪生的方式,只要一个化身就能进入虚拟世界,建立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但科幻作家和未来学家不仅描写了城市的美好,也警告了城市可能遭遇的灾难。地震、海啸、火山、小行星撞击甚至外星人入侵,都会给城市带来致命的威胁。有几种由人类活动造成的新情况值得注意:

一是原子能的发现,它带来了核电,但也制造出核武器;二是纳米技术,它可能造出吞噬生命及其周边环境的微型机器怪物;三是生物工程,很多人警告实验室里可能造出灭绝人类的超级病毒;四是人工智能的潜在风险;五是温室效应带来的气候灾难。这些技术是在不到100年里形成的,初衷是造福人类,但用不好的话也可能毁灭地球。

城市越是智能,越要“以人为本”。未来城市要处理好三个问题:一是基本生存条件和必需品保障;二是人类生存的需求提级,城市要为居民提供更多福利,包括艺术和创造活动、自由及获得尊重;三是生存价值,要回应居民更深切关心的问题,即活着是为了什么,给出人生和宇宙的答案,这可能是超乎物质的考虑。

这些都要求城市管理者具有为民服务的思想,有对未来的前瞻意识,有科学务实的精神,有专业的素养和现代的视野。只有这样,城市才能让生活更美好。


元宇宙时代已来 好玩的时候才刚开始

李晖

上海风语筑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

关于元宇宙,很多人会问三个问题:

第一,什么是元宇宙?元宇宙不仅包括虚拟世界、物理世界,还包括他们之间的叠加和映射。如果用一句话回答,我认为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这是它的价值。它的上一代是移动互联网,再上一代是PC互联网。

第二,元宇宙能实现吗?一定能。手机、微信、抖音、新能源汽车等这些现在很普及的东西,提出概念很早,但实现至少需要5年。元宇宙也是如此,因为相信,所以看见。

第三,元宇宙时代能做什么?我们做了很多业务技术探索,与元宇宙相关基础一脉相承,侧重运营端的实践。比如,我们把技术做了可视化呈现,在一档综艺节目中做沉浸式数字化体验,综合了AR、VR、全息以及其他交互技术,让现场的明星嘉宾可以交互、可以体验,观众也能够拍到,让人们觉得元宇宙可以摸到、看到。百度希壤是一个世界虚拟城市平台,我们还与希壤合作进行运营。

在“元宇宙 城市”方面,我们与奉贤新城进行战略合作,打造了元宇宙会客厅;与新华社合作进行元宇宙展示,和太空中的宇航员进行跨时空交流。

在“元宇宙 文旅”方面,我们落地了很多线下沉浸式体验项目,比如衢州天王塔、Team-Lab等。文创项目非常适合进行元宇宙分享。

“元宇宙 商业”是更易变现的板块,比如沉浸式的嘻哈演出等。我们帮助北京万达广场打造了线下元宇宙沉浸式剧本杀项目。此外还帮助媒体做了不少虚拟人项目,比如虚拟主持等等。

我们的口号是元宇宙时代已来,好玩的时候才刚开始!


互动嘉宾

叶可央

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徐汇滨江在规划之初就在思索,不是未来需要什么,而是站在未来城市看当下要提供哪些服务。

借助数字化手段,西岸的城市治理,在这几年也有一些变化。我们是城市治理的“神经末梢单元”,通过数字化管理手段串联,大大增强了整体协同性,提高了感知能力。

一般来说,防汛需要人去调控防汛闸门,如果遇到特殊天气,就需要很多人随时待命。在数字化治理背景下,我们可以通过人流量监测、水位监测、防汛墙结构位移偏差监测等手段,提示我们应该准备多少人力、在哪里待命、哪里会出问题,可以节约至少三分之一的成本。在今年台风“梅花”期间,我们已经有所应用。

科技越来越应该回归到人的需求,比如提高工作效率,大家通过线上会议,可以释放出时间和空间,走到线下、走到户外,和家人、朋友在一起;把数字媒体带给更多人,是希望在全球不同地区的人都能欣赏到同样的艺术作品。

数字城市和“未来城市”也是这样,最终是通过技术的手段把温暖的城市、美好的体验带给大家。

毕彤彤

区块链媒体和孵化器PA News联合创始人兼主编

关于很多先进技术,我们目前处于一个早期阶段,一方面要拥抱,另一方面,在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泡沫性、破坏性的东西,但总体要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去看待。

打造“未来城市”,已经有很多人进行尝试。现在的建筑行业很“卷”,很多专业人士想要跨界学习AI、艺术,学习数字媒体,去了解前瞻行业,把专业和前沿技术结合,虚实相生结合,才能走出更加宽广的道路。

在实践方面,有一群人想把上海的老建筑搬到元宇宙中,欢迎世界各地使用这个平台的游客可以参观上海的建筑,同时,元宇宙平台有大家的数字人身份,可以为外国游客做导游。于是在虚拟平台上打破了地理限制,让一个外国游客能迅速了解上海的历史、建筑。未来,我们在线上把空间打破后,可以结交更多朋友,让更多人了解我们。

(来源:解放日报)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