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城市群

强大的省会! 又有7个省会城市集体公布

Wen|Kaifeng

强大的省会! 又有7个省会城市集体公布

每个省会城市都有一个“强省会”梦。

01

这些城市陆续出手了。

近日,在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上,湖南旗帜鲜明地提出实施“强省会”战略,为长沙发展赋予了新的动能。

这是湖南首次提出“强省会”战略,标志着长沙正式吹响“强省会”的号角。虽然 长沙29.1%的首位度并不低,但强省会战略的提出,意味着要强上加强。

事实上,除了一线省会及个别偏远省会之外,2021年以来,几乎所有省会城市都加入了强省会的追逐战。

有“最尴尬省会”之称的石家庄,迈出了关键一步。

2021年7月,河北省和石家庄先后出台相关文件,提出要大幅提升城市品位、能级和首位度,力争到2025年使石家庄GDP达到1万亿,形成现代化省会都市圈。

虽然石家庄2020年GDP不到6000亿元,未来5年要晋级到万亿俱乐部,存在不小难度。但“提升城市首位度”这一提法的出现,意味着石家庄终于要开始扭转“最尴尬省会”的地位。

当然,石家庄面临京津两大直辖市,加上雄安新区的存在,想要做大省会并不容易。

接着是福州,不仅要打造强省会,还要争创国家中心城市

2021年10月,福建出台《关于支持福州实施强省会战略的若干意见》,支持福州创建国家中心城市,大力支持福州做大做强,增强省会城市辐射带动力,积极推进撤县设区等行政区划调整,加快建设现代化国际城市。

作为福建省会,福州长期面临来自厦门、泉州等地市的竞争压力。

厦门是知名度、行政级别更高的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泉州则长期位列福建第一经济强市,福州要扭转这一局面,同样不容易。

贵阳,为“强省会”定下了“首位度”提升目标。

2021年10月底,贵阳市有关负责人表示,在出席贵阳贵安“强省会”专题培训班开班仪式时强调,要视责任如泰山、视使命如生命,当好“强省会”的先锋队、主力军……让“强省会”号声不断、号声嘹亮,奋力推动“强省会”开好局、起好步。

早在5月,贵阳就出台了《贵阳市实施“强省会”五年行动方案》发布:

到2025年,贵阳城市能级进一步提升,生产总值达到7000亿元以上,经济总量在全国省会城市实现位次前移,首位度达到27%以上。

这是少有的不仅提出公开提出“强省会”、且划定了省会首位度目标的城市。

2020年,贵阳GDP为4311亿元,首位度(省会/全省GDP)为24%,未来5年要分别达到7000亿元、27%的目标,至少要保持10%左右的年化名义增速。

太原,首次提及强省会战略。

2021年11月初,山西太原有关负责人表示,要建设太原国家区域中心城市,举全省之力支持太原打造创新高地、产业高地、人才高地、开放高地,不断提升太原在全省的首位度和在全国的影响力。

中部六个省会中,武汉郑州长沙合肥均已晋级万亿俱乐部,只有太原与南昌在4000亿-6000亿量级,差距相对明显,强省会的必要性凸显。

江西,则将南昌的强省会摆在了“省会兴则全省兴”的高度。

2021年11月初,履新的江西省有关负责人表示,省会强则全省强,省会兴则全省兴。南昌要瞄准更高目标,彰显省会担当,大幅提升经济首位度,大幅提升经济总量在全国省会城市中排位。

江西,向来有阿卡林省之称,南昌又遭遇了“环南昌万亿GDP城市群”的尴尬。

虽然江西经济增速一直位居全国前列,但存在感一直不高,做强省会,不只是为了打造新的经济增长极,也不无提高在全国曝光度的考虑。

南宁的“强首府”,更是频繁现身各大官方规划文件。

2021年11月,最新印发的《广西新型城镇化规划(2021—2035年)》提出,广西不仅要“深入实施强首府战略,高标准建设南宁都市圈”,还将“推动柳州、桂林升级发展,建设广西副中心城市”。

事实上,自2019年广西提出南宁“强首府”战略以来,就会所有重大场合、重要文件里都将“强首府”置于关键位置,广西做大做强南宁的意图一目了然。

02

中国正在进入强省会时代。

与学术概念不同,我们通常以省会GDP占全省GDP的比重来界定“首位度”。谁是我国首位度最高的城市?

可以看出,省会首位度最高的城市,不是成都、武汉、西安等公认的强省会,而是长春、银川和西宁。

这也好理解。长春在2020年刚刚合并了公主岭市,省会首位度得到大幅提升,占了吉林全省半壁江山也十分正常。

西北的银川、西宁之所以位居前列,原因是西北省份虽然幅员辽阔,但荒漠戈壁居多,省会是整个省域里唯一的大城市,人口汇聚、产业汇集、资金汇聚,因此首位度位居前列。

相比而言,成都、武汉、西安才是名副其实的强省会。

这里的强省会具有多重含义,一方面是省会之强,体现在GDP总量位居全国前列,都是风头无两的网红城市;

另一方面体现在全国经济、人口占比之高,一城占了全省经济比重的30%以上。

相比而言,省会首位度最低的两个城市是南京和济南。

南京、济南虽然都是万亿GDP城市,但由于背靠的均是经济大省,省内经济强市众多,省会都不是第一经济大市,首位度垫底并不难理解。

因此,早在2018年,南京、济南,就率先提出“强省会战略”,且不约而同提出打造国家中心城市,做大城市能级的想法昭然可见。

与南京、济南一样,这两年集体官宣“强省会”战略的城市,多数首位度也处于垫底位置。

除了长沙首位度接近30%位居前列之外,贵阳、太原、福州、南昌、南宁首位度均不足25%,石家庄更是低于20%。

所以,做大强省会,就成了这些城市的共同目标。

03

做大强省会,意味着什么?

强省会,既是经济发展规律的必然,也是新时期城市竞争的必然要求。

一个省份,如果连一个显眼的大城市都没有,恐怕都参与区域竞争的机会都没有,遑论在重大国家战略中获得一席之地?

在中心城市、都市圈、城市群战略日益明显的今天,没有中心城市,就没有引领者,无论是人口竞争还是产业竞争中,都缺乏领头羊。

所以,不难理解一些有着“最尴尬省会”、“阿卡林省会”称号的省会城市,为何对强省会战略如此念兹在兹。

同样也不难理解,为何有这么省会城市迈出了合并周边地市的步伐。外延式扩容,向来是做大省会首位度和城市能级的终南捷径。

不过,强省会之强,不能只是在省内经济地位之高,而要集“经济强市”与“大省会”为一体。

做大省会很容易,但如果这一目标是通过削弱省内兄弟地市、争夺其他地市主导产业而来,那这样的强省会就没有太大意义。

强省会,必然要以经济强市为依归。只要省会经济变强了,才会有源源不断的人口流入、持续的产业竞争力以及对重大国家战略的竞夺权。

所以,这一次各地打造强省会有了不同的出发点,不再只是将资源从其他地市汇聚到省会,而是明确以提升省会GDP及城市能级作为出发点。

04

做大强省会,普通地市怎么办?

虽然做大强省会不乏现实基础,但省会能级的进一步提升,必然会削弱省内普通地市的竞争力,两者之间该如何权衡?

对此,多地在十四五规划中提出“培育副中心城市”。

四川的绵阳、宜宾等,湖北的襄阳、宜昌,陕西的宝鸡、汉中、榆林等,河南的洛阳,湖南的岳阳、衡阳,广西的柳州、桂林……都被定位为省域副中心或区域经济中心城市。

不过,仅仅给予一个副中心城市的名号并不够。毕竟,这些城市与省会之间有着难以弥补的差距。

四川省会成都GDP是次大城市绵阳的5倍多,武汉相比襄阳、长沙相比岳阳也都超过了3倍,西安相比榆林、合肥相比芜湖,也都在2.5倍以上,最少的南宁仅是柳州的1.5倍。

所以,副中心城市,如果缺乏具有相当竞争力的优势产业,恐怕在短期内很难扭转“强省会”的大趋势。

当然,做大强省会与做强副中心城市能否两全,要分情况来看。

对于东部发达省份来说,省内经济强市众多,本来就存在多大中心,省会想要一家独大也不容易。

这里的关键是要区分好省会与经济强市之间的功能定位,让省会更好发挥省会功能,经济强市更多发挥经济功能。

对于中西部已经做大了强省会的省份来说,省会再继续膨胀,可能会带来一定的负面效应,在这些省份培育多个副中心城市,无疑有必要性和紧迫性。

对于一些经济实力相对较弱的省份来说,既要又要可能并不现实,很难在“做大强省会”与“做强副中心城市”之间取得平衡,反倒不如回到更加务实的“强省会”战略中来。

强省会,未必适合每一个城市。但每个省份都不能少了经济强市,这是未来区域竞争的重要资本。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