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城市意象

城市图像和符号

导演是一个严谨而孤独的思想职业,需要敏锐的洞察力和人格魅力,不同于常人的博学和哲理。 他们的母语交流是视觉和交流的影响。 作为一个文化传播者,他收集典故的密度和参考资料的积累,形成了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的牵手,从而决定了导演在影视这个特殊行业的综合实力。

城市图像和符号

我们处在一个充满裂缝的世界,有阳光也有悲伤,有欢乐也有彷徨。 当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历史秩序,作为艺术家的导演需要扮演一个卑微的双重角色,那就是介入和创造。

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说:“现代主义作为一种文化运动席卷了过去125年的所有艺术领域,塑造了我们符号的表达方式。但现在它的创造力和意识形态影响力已经耗尽。”

后现代主义与文化模式的建立、艺术的分歧、科技推动的视觉革命等,成为一个非道德唯信仰的滚烫话题。

作为视觉表现的载体,镜头的空间捕捉、滑动和位移,由自我意志的复杂指令构成。这个自我存在于艺术修养的境界中,也就是说存在于摄入镜头对象的关系中。不论这个对象是自然景观、城市意象、历史遗迹,还是意识流。映像画面构建的主题表达是不断提纯的社会契约精神的再现。我们要正视这样的问题。谁在看?在什么样的语境中看?他们对映像艺术的分辨能力如何?我们的作品让他们认知了什么?从更高的层面介入是否启迪了他们内心的渴求?

什么叫启蒙?

它是以视觉系统对历史的存在进行信号分辨与沉思。我们这个时代的多元性存在于社会的、美学的和智性的预设观念中,并在这些观念中经受检验,从而获得正确的价值能量。

人们通过影片受到心灵启迪,获得视觉的趣味,感受到视觉的魅力,这样的视觉创造了生机盎然的境像,有效的沟通了社会存在的信息。

德勒茨认为,历史包含了种种运动或流淌的线,非疆域化的种种“流”,循着某些流动的方向发展,这些“流”在最深的层次上导致社会变化。

他描述美国时说:“一个没有史前史的国家,突然进入了历史,意欲强奸并赎回他心中的时间。一个具有无限空间的国家,它把人们置于和原始的自然对立的位置上,致使他们生出永恒的、返祖的孤独,同时也被他们变成了有史以来最非自然的景象。这个国家被人看作一场梦。每个人都必须以自己的方式去重新发现美国”。这是他对美国抽象的概述。

接着他把概念转换成了映像画面:“美国穿着旱冰鞋,戴着耳机而不是耳朵在公园里漫步。到处是肮脏撕裂的纸币。耗油的车子,挖出的旧船体,锈迹生瘤的树木随处可见。街道裂了,草坪脏乱不堪。地铁和整个城市在夜里散发着恶臭和伤害”。在浏览这段文字时,我的胃不由自主的在痉挛,耳边仿佛回响着尖锐的枪声,这种恐怖的画面令人望而却步。

我们会置疑这是美国吗?这是美国软实力的反映吗?

世界一切皆可改变,惟有首映印象,也称首次印象不可改变,这种印象将躲在大脑皮层最幽深的地方终身难忘。

显然王国平导演深谙此道,它创造了“元画面”的叙事体,由独到的行为艺术、视觉符号、流动街景、市民生活和触摸可及的城市气质,组成“巨大指符”,形成不同于其他区域的强烈识别。并以世界史的时间,而不是偶然的时间表现视觉传达的异质空间,为上海这座城市塑造了巨大价值的品牌形象。对他而言,等同时间性的概念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等同时间性的辩证法。一种历史关照对比的视觉联袂。非记录时间的流行,组合了对城市印象的梳理、提炼、编辑,以史诗般恢宏的并列形式浓彩重墨的喧染上海这座城市独特的风貌和特质。在当今时代需要振奋人心的感观冲击,需要强化的视觉符号。没有想象,没有诗,这些镜头和画面关系就会变成廉价的私底交换。

他的在与不在,都承载了历史的召唤,不会在灰色的文字学或白色的符号学中遗失自己的情怀与责任。

纵观王国平导演的作品,能够深切的感受到他心灵镜头的脉动。在科技力量的支持下,向世人展现了磅礴的历史宏卷,体现了自身意识中重建的宇宙观。把类星体到量子纠缠、知识的无意识到空间的黑洞都作为知识的探索;把对元宇宙的理解通过视觉转变成文化,把文化转变成具有内在性的符号系统。最终画面组合的映像成了衡量城市质量的尺度。这种聚合了电影、文学和建筑的永久性再现,以复调的技法、欢愉的相对性,视觉主义和表演、营造了上海这座江南文化、海派文化和红色文化混合的不朽嘉年华。

这大概是王国平导演在元宇宙真实和虚拟的最佳平衡状态下表现出的非凡能量,它具有自我过滤、自我提升的机能,更是佳作不断的涌泉之脉。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