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智慧城市

预算为2.139亿,中标价格为2.129亿!这是智慧城市的“最高水平”吗?

在《价差近2亿也能中标?智慧城市的"水"有多深?》一文中,给大家介绍了关于智慧城市的一些“乱象”。近日,又有一则消息传来: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区分局黄埔智慧城市一期采购项目发布中标公告,以腾讯云计算(广州)有限责任公司为牵头方,腾讯云计算(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为成员方的联合体以2.129亿元中标,而该项目的预算价为2.139亿元。下面是评审结果截图:

评审结果

看完了上面的评审截图,很多网友感慨道:不愧是智慧城市,连报价都那么“智慧”

当然,对于这点,我们不妄加评论。因为对于腾讯来说,中标广东的项目,说实话一点也不意外,毕竟人家“南山必胜客”绝非浪得虚名,况且人家实力在那里摆着的。

智慧城市乱象

智慧城市项目中标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如何能够成功落地、真正的发挥“智慧”才是核心的关键所在。之前的文章中谈到,如今很多城市都在建设智慧城市,但是也面临这一些问题。如目前新型智慧城市呈现出“一面火焰、一面冰山”的图景。面对新型智慧城市美好的发展愿景,互联网巨头们、城市规划者们蜂拥而至,闹得轰轰烈烈,但始终走不出“光开花不结果”的怪圈,其根原在哪里呢?

重建设轻运营

在过往的智慧城市建设中,大家的思维普遍局限在铺摄像头埋传感器,或者是简单的电子政务及数据整合,造成的后果就是一些科技公司做完技术解决方案后就可能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政府不知道该如何落地应用、优化和运营。当然,这种还是算比较好的,有些所谓的智慧城市,其实就是“分包”的信息化,由一些互联网巨头中标后,分包给其底下的供应商,到最后就是出现多方扯皮的现象。城市没变的智慧,纠纷链条倒是缠绕了好几圈

因此,智慧城市的建设应该从过去的重建设轻运营中调整过来。现如今,新一代智慧城市的运营商们更加强调的是运营,而非简单的硬件铺设。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之前的文章中,给大家讲过,每个城市、每家企业对于智慧城市的“打法”各有不同。比如:

阿里重点从6个维度来实现助力城市升级,即城市大脑、新零售、信用城市、物流生态、数据化治理的公共服务、金融科技。其中,“城市大脑”用来管理和调度城市所有的资源,阿里认为,“城市大脑”会像电网、地铁一样,成为数字时代一座城市最重要的基础设施。

华为的智慧城市解决方案包括“一云、二网、三平台”。其中,“一云”指云数据中心,“二网”指连接人的城市通信网和连接物的城市物联网,“三平台”包括大数据服务支撑平台、ICT应用使能平台和城市运营管理平台。其中,云和平台构成了城市的大脑,是中枢神经系统;二网就是周围的神经系统;而上面的各种应用就是在这套神经系统的基础上生长出来的各种器官,来实现不同的功能。

腾讯主要借助腾讯云,通过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云安全等先进技术,打造一系列“互联网+政务”解决方案,推动各城市数字化转型。

平安通过智慧医疗切入智慧城市,其不只是政务服务、教育和医疗赛道,平安智慧城市还在围绕企业数字化经营、环保、农业等赛道频频发力。

除了上面几家还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例举了。总之,目前全国已经有数百个城市宣布建设城市大脑,华为、阿里、腾讯、浪潮、平安、百度、科大讯飞等数百家科技企业涉足城市大脑领域,并且纷纷提出了自己的“泛城市大脑”技术规划。

从上面可以看出,虽然名义上都叫城市大脑,但每个企业的架构和侧重点各不一样,也就导致目前业界对城市大脑的认识也众说纷坛。每家企业及政府都在尝试从自己的视角/认知去构建智慧城市大脑,透过这至少呈现了两个问题:

一是智慧城市大脑已成为各地智慧城市建设的标配。而正所谓有需求才有生产,各地政府把智慧城市大脑作为提升城市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抓手。

二是每个城市由于发展程度/产业结构/特色文化的不同,对智慧城市大脑的需求/建设标准也不尽相同,有的聚焦于交通、政务服务等行业应用,有的聚焦于基础的信息化建设,有的聚焦于人工智能AI等等,所以才产生了不同厂商的不同理念和解决方案。

智慧城市为什么出现“脑梗”?

正是由于上述一些现象的普遍存在,也导致了一个致命性的后果,那就是城市出现“多脑”,从而导致“脑梗”的现象。

为什么城市会出现多脑的原因?首先跟关于智慧城市的定义有关。这个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谈过了。智慧城市的概念虽然提出了很多年了,但是至今包括各位专家在内,都无法用一个很明确的定义来描述,到底什么样的是标准的智慧城市。正是由于自始至终缺乏一个权威的、精确的定义,很多地方或互联网企业凭借自己的摸索经验(当然也包括借鉴前期一些城市的建设经验)、自身企业所拥有的核心竞争力,将“数据聚合展现”和“局部决策”等能力自定义为城市大脑,造成了“此脑非彼脑”的情况。看到这里,也就很容易理解上面为什么每家企业的“打法”不一样了。因为每家都想制定行业标准,让别人来按照自身设定的模型/理念去发展,从而保证自身在行业领域的龙头地位

其次,智慧城市的参与者大多以单打独斗为主,要么提供硬件服务,要么擅长软件开发,且多半只参与到智慧城市的某个细分领域,缺少可以给出综合解决方案和专业服务的“全能型选手”。即既有技术实力做基础设施,又长于城市的顶层设计,同时可以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并整合不同厂商的能力。

最后,还有一部分根源在于地方政府方面。在之前的文章中通哥说过,现如今很多企业,包括各地的政府都有“数字化转型焦虑症”,因此也就出现了病急乱投医的现象。在缺乏科学的顶层设计的情况下,盲目跟进复制一些发达先进地区的数字化转型之路。这就导致了,其正中市场侧业务拓展下怀,建设了很多以大屏系统为代表的“空脑”系统的情况。这个有点跟信息化类似,说白了就是缺乏战斗力,光有个漂亮的空壳。

而在这多重因素的叠加以及缺乏统筹和顶设情况下,政府治理条块中普遍产生各种大脑,出现了与已有的治理体系和服务对象产生“排异现象”,造成了“脑梗”现象普发的情况。这里也就很容易理解上面说的出现重建设轻运营及扯皮/纠纷的现象了。

上面说了,由于目前没有统一的城市大脑建设规范和标准,国内先行城市在数百家科技企业的帮助下根据各自的理解和探索,按照不同的技术框架/理念展开智慧城市的建设,会产生以下问题:

由于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架构/标准没有统一的规范,导致各部门、各企业、各行业、各地区依然存在数据孤岛问题;城市间的各种需求不能在同一个平台上统一解决,依然处于割裂的状态;

承建城市大脑的科技企业之间无法形成协同效应,一个城市的城市大脑建设工作往往被巨头企业垄断,中小型科技企业很少有机会或者根本没机会参与;

当不同城市、不同国家需要实现城市大脑的互联互通时,当前城市大脑建设方式的弊端将会凸显。

……

关于智慧城市建设的痛点还有很多,这期咱们先谈到这里,对此,您有什么看法,留言区讨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